网易体育3月1日报道:

2月28日17点,是各级俱乐部递交准入材料的大限,中超新科冠军江苏队公开发文,无奈等死;天津津门虎则被“拔管”,沉默等死,基本告别了中国足球。

与这些俱往矣的俱乐部比起来,中超寒冷的冬季转会窗似乎也少了几分寒意。

以前都重金求购的国脚,现在却鲜有问津了。

某“准国脚”原来能拿到手的年薪过千万元,如今他在顶薪500万元的基础上向对他有意的俱乐部索要数百万元签字费,结果遭到拒绝。目前这名球员自愿降薪到年薪只拿300万元,但依然找不到下家。

这就是当下中国足球转会市场的现实。

根据德国《转会市场》的数据,中超本次冬窗截止目前共花费2365万欧元(约合1.8亿人民币),只有巅峰期的1/17。

再也不能那样活

2010年,中超冬窗转会支出只有261万欧元。也是那年,广州恒大入主广州足球。

到了2011年,随着恒大以中甲冠军的身份升入中超,开始在转会市场上大肆引援,中超转会总支出飙升,2011年中超冬窗转会支出达到了2008万欧元,到了2012年达到了3453欧元。

2013年,中超冬窗转会支出达到了4049万欧元,2014年则是达到7217万欧元,在全球冬窗投入联赛排行榜上位列第3位。2015年则首次打破了1亿欧元大关,达到了1.191亿欧元,位列全球第2位。

2016年,中超开始引进5000万欧元级别的外援,当年冬窗转会支出达到了惊人的3.479亿欧元(约合27亿),位列全球第1位,这其中特谢拉的转会费达到了5000万欧元,此外还有杰克逊·马丁内斯的4200万欧元以及拉米雷斯的2800万欧元。

到了2017年,中超冬窗转会支出达到了巅峰的4.0346亿欧元(约合31亿)。2017年的冬窗,无论是外援还是内援,转会费都是达到了令人咂舌的地步,比如说上港外援奥斯卡的转会费达到了创中超纪录的6000万欧元,而张呈栋则是创本土球员转会费纪录的2044万欧元,其余本土球员也都水涨船高,赵宇豪1780万欧元,王永珀1244万欧元,崔民1150万欧元,赵明剑1095万欧元,尹鸿博905万欧元。

2018年,足协出台引援调节费制度,起到一定的刹车作用,那年冬窗转会支出1.6148亿欧元。

2019年则是2.197亿欧元,再次位列全球第1。到了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等原因,中超冬窗转会投入只有4764万欧元,接近了2013年的水平。

而今年,因为继续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再加上好几支球队遭遇财政危机,整个中超转会市场都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转会动静比较大也只有山东泰山以及长春亚泰等很少的几支球队。中超总引援转会支出只有2365万欧元,位列全球第9位,接近2011年的水平。

再也不能那样过

在全球最烧钱俱乐部排行榜上,中超球队也风光不再。本次冬窗中超只有山东泰山的引援花费位列全球前30位,以657万欧元,位列全球俱乐部27位。中超排名第2的深圳队位列第31位,而且仅仅是590万欧元。

590万欧,也就是深圳今年刚刚宣布引进哥伦比亚国脚金特罗的价格。

590万欧是个什么概念呢?

在中超联赛史上,590万欧元的转会费用只排第89位。

这个冬窗,除了金特罗外,排名第2的竟然是山东泰山的孙准浩,费用为450万欧元,第3的是上海上港的马斯特洛维奇,为331万欧元。另外,总共只有8名外援的转会费超过200万欧。

2020年,中超冬窗引援中有7人的转会费超过300万欧元,其中标王是国安费尔南多的960万欧元;2019年冬窗,光是超过1000万欧元的就有4人,300万欧元以上的19人,标王是保利尼奥的4200万欧元;2018年冬窗的标王是巴坎布的4000万欧元,其次是卡拉斯科的3000万欧元;2017年标王是奥斯卡的6000万欧元(约合4.7亿),当年冬窗有14人的转会费用超1000万欧元,创历史纪录。2016年冬窗标王是特谢拉的5000万欧元,接下来杰克逊-马丁内斯的4000万欧元以及拉米雷斯的2800万欧元;2015年冬窗标王高拉特的1500万欧元,2014年标王是恒大迪亚曼蒂的750万欧元。

金特罗是近7年来的最“廉价”标王。

另外,根据官方已经公布的数据,中超16家俱乐部在此次转会窗合计签下13名外援,是2011年至今最少的。

除去“中超内部流转”的舒尼奇、巴索戈和艾哈迈多夫,真正从境外引入的“新面孔”仅10人,也是10年来最低纪录。之前最低的是2020赛季,共引进了18名外援。

那就这样吧2月23日,中国足协下发文件,调整了2021赛季的三级职业联赛的球员转会注册以及报名时间,其中中超国内转会窗口关闭时间推迟一月,将于3月26日关闭。不过,国际转会的办理时间维持不变,具体为冬季转会窗口: 2021年1月1日至2月26日。

延期国内转会窗口,主要是为了各级联赛那些消失球队的善后工作,不少俱乐部更倾向于等待危机中的俱乐部解散后免签球员。

在如今限薪限投入的情况下,自由身加盟以及租借成为了转会市场中的主流。免去高昂转会费的支出,并控制俱乐部的投入,避免陷入危机。

比如说升班马长春亚泰,在2月25日一口气连宣7人加盟球队,但其中4名国内球员蒋哲、王鹏均为租借形式加盟球队,毛开宇也是与黑龙江FC的合同到期后自由身加盟亚泰,上赛季的K联赛金靴以及亚冠联赛金靴儒尼奥尔也是以自由身身份加入。

2月26日,申花连续签下了巴索戈以及约尼奇,这两人也都是自由身。此外,这次冬窗算是比较重磅的本土球员转会的石柯、高天意、曹永竞,以及加盟武汉的董学升、杨博宇、赵宏略,实际上都是自由身球员。

而以前在转会市场大手笔频出的土豪队,这个冬窗纷纷偃旗息鼓。

中超冬窗有4队“只出不进”,分别是广州队、天津津门虎、大连人、江苏队。

恒大的保利尼奥和塔利斯卡依然滞留在巴西未归队,恒大冬窗可能大幅度瘦身。

江苏足球队已经官方宣布球队停止运营,天津津门虎则是基本确定解散。

另外,像上海海港、重庆当代、河北队、深圳队、青岛队到目前都只引进了1名球员。

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可以说已经结束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