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中国足球

  来源: 成说体育

  东亚杯,中国足球是圣杯还是痰盂 国足选拔队1比2不敌日本选拔队,21年逢日不胜;珠海四国赛,国奥队0比1不敌叙利亚国奥,一个月内国足、国奥连败叙利亚。中国足球是圣杯还是痰盂 如果算上在一带一路七彩云南邀请赛中0比3完败莫斯科斯巴达克二队的U20国青,中国男足在过去的两天里遭遇全败。

  “现在的中国足球,什么人都可以骂,什么人都可以上来踩两脚,我就想问一下,骂我们的人,你在你们行业就没有失误,就没有做的不好的时候?不能把我们当作是痰盂,谁都能上来吐两口,输了比赛,我们也想听到鼓励,这样才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中国足球需要好的环境,需要大家都来支持,而不是目前这个样子。”东亚杯首战失利后,曹赟定在接受采访时说。

  中国足球目前是什么样子?从40强赛平菲律宾、负叙利亚,里皮愤而离去;到中国足协难产的限薪新政和国足主帅人选;再到这两天国足、国奥、国青的连续失利。可以想象,那么多的吐槽和口水已经溢出了中国足球这口痰盂,而这还只是真正的大赛来临之前。

  东亚杯首战失利后,尽管在李铁看来两个失球都可以避免,但他仍在最大程度上鼓励了自己的队员,“我觉得我的球员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在开始的二十到二十五分钟,对手高压情况下稍有点紧张,我能够理解,毕竟有几位球员第一次代表中国队首发出场,后面就慢慢适应了比赛节奏。这也让我想起97年1月自己第一次代表中国队上场时我也会紧张,同样这场比赛也是我第一次作为国足选拨队主教练出现在场上。我非常想赢这场比赛,我会想赢下每一场比赛。”

  “毫无疑问,日本队控球能力是非常强的,我们努力在给对手施压,也创造出一些机会,但很遗憾我们先丢了两个球,包括一个定位球,这是我们需要总结的。但我们的球员到最后一分钟都没有放弃,一直在努力打回来,到最后一分钟我们都还有扳平比分的机会。我对球员没有什么可指责的,我已经在更衣室里对所有球员不放弃的精神表示了感谢,对于这场比赛整体来说我是满意的。”

  对于以考察和锻炼队员为目的参加本次东亚杯的国足选拔队来说,输球本身或许并不会招致太多非议,但如果把目光看向同样是以让球员得到成长为目标的日本队,可能就让人难以咽下已经含在嘴里的口水。

  国家队与国奥队一肩挑的日本队主帅森保一此次东亚杯一共只召入了9名在J联赛表现不错的成年球员,如对阵中国队首发出场的三中卫畠中槙之辅、三浦弦太、佐佐木翔和前锋铃木武藏等人此前多次入选森保一的日本国家队,可以说他们是如今日本国家队的常备替补。

  而日本队23人大名单里的其余14人,则都是国奥适龄球员。与此同时日本足协也对外公布了日本国奥12月底的集训名单,东亚杯阵容里的适龄队员加上国奥集训名单,总共有33名奥运适龄球员被征召,基本上囊括了除旅欧球员之外的所有人选,日本国奥可谓人才济济,这个12月也被森保一称为“国奥强化月”。

  对阵中国队比赛中,日本队主帅森保一在首发阵容启用森岛司、上田绮世、远藤溪太和桥冈大树四名国奥适龄球员,这4人也被视为有希望入选日本国奥最终名单的球员。而随着日本队下半场锁定胜局,森保一又换上了相马勇纪和田川亨介两位国奥适龄球员,将全场比赛日本国奥的出场人数扩大至6人。

  日本队利用一次东亚杯,既考察了边缘国脚,又锻炼了国奥球员。而此时我们的国奥队又在如何备战?

  对阵叙利亚国奥,郝伟派出了自己上任两个多月后心目中的最强阵容,张玉宁、段刘愚、朱辰杰、杨立瑜、黄紫昌、陈彬彬等主力悉数出战,这基本上就是国奥的主力阵容,但在后腰、左右边后卫、以及替补中锋位置上的人选,仍旧让郝伟颇感苦恼,“现在基本上差不多了,但是在磨合和技战术上还有提高空间。人员就这些了,就看最后谁的状态好,谁更能符合这个战术。”珠海四国赛结束后,国奥还将奔赴海口进行奥预赛前的最后一次封闭集训。

  相比李铁,郝伟在国奥队输给叙利亚后的揽责和鼓励更显得语重心长,“比赛输了主要是教练的问题,孩子们踢得挺不错的。这帮孩子不容易,最近可能压力比较大。其实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是这个行业的孩子,希望大家多给他们一些鼓励。队员有时候会看自媒体的稿件,实话实说分析得不错。但是我还是觉得,他们是在成长的孩子。不知道你们都有没有孩子?我有。我对孩子的态度是以鼓励为主,不是说他们90分钟都是好的,但过多分析这些不好的地方,对他们没有帮助,因为每个孩子都不一样。”

  距离奥预赛仅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似乎已经能够预感到郝伟和这支国奥队的最好结果也不过就是“差强人意”。

  白岩松说:“看了40年,你的所有看似吐槽的东西,其实背后是你无可奈何。你关注它,希望它进步。因为既然局面已经是这样了,那就默默地去支持吧,再吐槽又能怎样?过过嘴瘾。”

  确实,再怎么吐槽也就是过过嘴瘾,但在失败面前,无论你是否真的关注、支持、热爱中国足球,都需要找到一种缓解的方式,就像球员需要鼓励,球迷需要吐槽。

  贺炜曾经说,“中国足球哪怕是再多人的痰盂,也依然是我的圣杯”。

  没问题,但现在的情况是:你需要习惯用自己的圣杯去接纳口水,而不仅仅只是别人的痰盂;就像中国足球也需要习惯用自己的失败去鼓励自己,而不仅仅只是偶尔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