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前路,专题 君须一别。专题

据了解,中国足协现任常务副主席张剑、专职执委林晓华,即将离开足协,返赴国家体育总局任职。两人都将回到总局下属部门。其中张剑将担任信息中心主任,林晓华则有望出任奥体中心党委书记。

张剑自2013年开始担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党委副书记兼主任,现任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2017年,张剑当选国际足联理事。

林晓华2009年4月从体育总局外联司副司长调任足球管理中心副主任。2010年,林晓华主管中超、技术部、外事部和国字号队伍,2012年增补为中国足协副主席兼司库,2015年改为担任足协专职执委。

此次人事变动源于上月中旬,国家体育总局人事司副司长杨新利,来到足协进行人事考核。当时被考核的三人分别为专职执委林晓华、专职执委蔡勇和纪检书记闫占河。

那次考核的目的便是为了提拔后上调使用,以备后续阶段于东京奥运会、杭州亚运会、北京冬奥会等的工作统筹。不过其中蔡勇和闫占河均是到足协工作不久,显然林晓华才是那次考核的重点。

2018年9月12日,中国足球协会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首届亚足联社会责任大会暨2018亚足联"梦想亚洲"社会责任颁奖典礼上,荣获亚足联"梦想亚洲"——更佳会员协会激励奖。亚足联社会责任委员会主席艾哈迈德-艾伊德向林晓华颁发了奖牌和奖金,奖金1.5万美元

本次人事调动之所以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主要原因就是涉及到中国足协“一把手”的权位变动。从有关方面反馈的消息来看,上海国际港务集团党委书记和董事长、上海上港集团足球俱乐部更高率领人陈戌源,即将走马中国足协新一任主席。

目前,陈戌源已赴北京,作为足协筹备小组组长于今天上午九点召开了执委扩大会议,对即将在下个月底召开的足协第十一届会员代表大会做了部署和政治动员。

根据贝克的独家消息,在上港集团的陈戌源之前,此次足协率领层的掌门调度,原本另有其人。

更大原因即是高层方面在半年之前就已获悉: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将不会扩军——如此一来,等于是将这一届分管足球的班子推到了政途的悬崖边。

因为以目前男足国家队的人员储备(以93届、95届、97届为核心)和*实力(以85届、87届、89届为核心),打进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面临相当之难度。

再加上过去两年在现有班子的率领下,男足成绩很不理想。因而,上层不得不阔斧变革。

所以,也正是在近日FIFA官方宣布“2022世界杯不扩军”的当口,体育总局及其背后的更高层,马不停蹄地启动了紧急的人事重组,兵峰剑刃直指2022世界杯预选赛出线。

回望从2017赛季开始的U23政策、外援调解费政策,再到聘请希丁克执掌97届国奥、改组恒大·天海·北体大·内蒙古中优等集训俱乐部,直至足协率领层大洗牌……

为什么一定要卡准2022这个时间点、动用全社会力量打进2022世界杯呢?这,则是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此处不述。

话题回到即将上任的陈戌源的「足协主席」一职。

有一个问题首先要弄懂:「中国足协主席」在中国足坛、乃至中国社会是一个曝光率很高的职位,但是在陈戌源之前,上一位足协主席是谁?很多人知道是2014年在香河的足代会上当选的蔡振华。

那么再往前翻,蔡振华之前的足协主席呢?可能很多人会回答韦迪、南勇、谢亚龙或阎世铎,就像范志毅曾在镜头前吐槽的“一届一届‘足协主席’换了多少个了?换汤不换药啊……”

然而这都不对。

由于中国足球曾长期处于国家体委和国家体育总局的管制之下,中国足协和国家体育总局足管中心也一直是“纠缠不清”的“一套班子、两块牌子”。以上提到的几位虽然均是足协的实权人物,但并非「足协主席」。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头衔叫做“足管中心主任”和“足协专职副主席”。而那位隐藏在他们背后的「足协主席」,实际是袁伟民,他也是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

从1985年的“5·19”、1986年的亚运会,到1992年的红山口会议、2001年的韩日世界杯十强赛,袁伟民为中国足球做出了巨大的历史贡献。他也数次隐退又出山,在多次危难关头拯救了起起伏伏的国家队与足协。

因此,直到2014年在香河大会上当选新一届足协主席的蔡振华,中国足协才算进入了新篇章。

蔡振华可以说是自十年前中国足球反赌扫黑之后的一股清流,配合着国内俱乐部层面以广州恒大俱乐部为首的“新职业化”浪潮,他上任以来主张“简政放权、回归专业、系统培育”。

这些施政理念,也是源于他从政乒乓球项目多年以来的“专业认同”。而其任内更大的手笔,无疑是2016年10月在高洪波败走塔什干之后,携手恒大集团为男足国家队请来了世界名帅、前恒大功勋教头马塞洛·里皮。

蔡振华与里皮

这一雇任尽管也存在着诸多如程序正义与否、官商暗嫌等争议,但从12强赛——这一2017年中国足协重中之重的红头任务的过程来看,里皮的上任是成功的。

接手12强赛后,里家军6战3胜2平1负,其中在长沙1比0韩国、在武汉1比0乌兹别克斯坦,均打出了2015年亚洲杯后国家队少有的高光风貌。

同时,蔡振华给予了里皮团队高度的信任,在其权限之内让里皮拥有了中国足球历史上主教练更大更广的权力,包括组建国家二队、分设红蓝机制、钦定领队、助手马达洛尼统领95届U23、调遣指挥国字号赛事后勤保障等等等等。

里皮的助理教练,马达洛尼

这也让2017年的12强赛,成为了中国足协有史以来冲击世界杯后方保障更得力的一届,不论是安保、差旅、接待,还是媒体统筹、杜绝行政干预……其力度超过了16年前的韩日世界杯十强赛。

然而,即便里皮国家队在12强赛上的表现得到了中国社会的广泛认同,但是由于此前佩兰国家队在40强赛、高洪波国家队在12强赛的惨淡发挥,以及各级别国字号队伍在各项亚洲青年赛遭遇失利(尤其93届国奥在阿曼亚青赛和仁川亚运会上连续败北),蔡振华在2017年度无奈地被边缘化。

佩兰与蔡振华

早在2017年1月17日,中国足协在武汉召开了为期两天的第十届中国足球协会第三次会员大会,蔡振华、张剑、于洪臣、林晓华等足协要员都出席会议。在这次会议的第二天就对足协当时的执委做了较大幅度的人事调整。

可以说2017年的中国足球是从那次人事调整开始的,一直持续到了年底。其时,于洪臣已经不在班子里了,蔡振华也一步步淡出核心圈子。

在那次程序性的的会议开完后,不到三个月,蔡振华就去到中央党校学习——这在当时引起了足协内部的热议:在足球改革热潮下,足协主席竟去“学习”了,这实在不可思议。

当时被几乎所有足协干部和员工认为,这可能是人事生变的信号。事实证明他们没有猜错。

当时蔡振华去学习前告知了足协综合部:“以后有文件让张剑签字”。而在这之前,足协事无巨细都是蔡振华一支笔说了算。

这意味着突然群龙无首后,各部门的工作都难以正常进行,以致于后来杜兆才上任时,公务已经堆积成山。他率先件事是让各部门先把自己的文件先拿回去,再重新上报一遍。

这种情况,一度让足协在2017年出现过没有足协主席的、将近四个月的空窗期。当时,乒乓球出现了孔令辉涉赌和刘国梁事件,全运会又出了拳击裁判事件,都给蔡振华带来了很大麻烦。

他一度扑在这些项目上,外界都忘了他还是足球的一把手。

在那个阶段,2017年5月24日,足协在官网上提前为各家俱乐部打预防针:“2018赛季起,中超、中甲联赛俱乐部在参加中超、中甲、中国足协杯赛的过程中,各俱乐部整场比赛累计上场比赛的U23国内球员,必须与整场比赛累计上场比赛的外籍球员人数相同。”——这已经是下一届足协班子在提前施政和布局了,已然与蔡振华无关。

后来到了2017年8月底,当时蔡振华已经不再管理足球事务,但是在武汉的12强赛,国足迎战乌兹别克斯坦,蔡振华竟又被通知要到现场“督战”。

据悉,是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亲自打的电话。

随着国足的胜利,12强赛甚至还迎来了一丝出线曙光。但外界随后还是得知,蔡振华主管的足球业务明确为“外事和宣传”,并非核心的行政或竞技。

至2018年9月,蔡振华正式离任国家体育总局与中国足协,调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一段波澜壮阔、充满了惊喜与遗憾的「蔡振华时代」,宣告落幕。

蔡振华之后,杜兆才之前,中国足协很长一段时间的实权人物是张剑。杜兆才在足协为党委书记,仅是党务,非业务职能的挂位。

而本次人事变动主角之一的张剑副主席,近年来也始终因为“前有狼,后有虎”,在率领岗位实际上被制约和掣肘,这也为他的当政生涯招致了许多民间舆论的不理解与非议。

更“严重”的一次,就是2018年1月的常州U23亚锦赛,95届U23国家队在小组赛末战被“黑哨”法加尼玩弄于股掌之间,无缘出线。

亚足联“金哨”法加尼

愤怒的球迷在声讨法加尼和亚足联的同时,也将炮火开向了张剑,认为这是中国足球外交的耻辱,即:如果当初没用亚足联副主席+裁委会主席,和韩国人郑梦奎置换国际足联理事,那么坐拥亚足联话语权的话,U23亚锦赛中卡之战的种种就不会发生。

老实讲,这种观点很幼稚。

中国足协2016年之所以放弃掉张吉龙的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及亚足联其他下属委员会中的所有职务,确是为了同韩国足协进行利益交换。

彼时,中方通过裸辞,将张吉龙的全部亚足联职务让渡给韩国足协的郑梦奎。作为“交换”,郑梦奎退出国际足联理事的竞选,以保张剑在2016年9月27日印度果阿的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上上位,成为增补的FIFA理事。

但是!由于国际足联与亚足联、因凡蒂诺与萨尔曼的矛盾(两人对卡塔尔人穆赫纳迪的参选产生意见分歧)导致果阿大会被叫停——同时,郑梦奎竟然借机反水!以大会被叫停为由,背叛了同中国足协的君子协定,继续参选FIFA理事会委员(呵呵,这就是棒子)!导致张剑的上位足足被推迟了八个月。

为了避免两手空空的局面,当时那八个月的时间里,中国足协付出了大量的外事劳动和拉票工作,由张剑本人亲自出马,拜访了亚足联下属会员协会的多数单位。

经过精心策划后,在2017年5月于巴林召开的亚足联正式代表大会之前,张剑已先后前往西亚、中亚、东南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足协进行拜访,展开一系列高规格的交流活动。

同时中国足协还专门为张剑竞选准备了国际化的宣传手册,帮助其在遭到郑梦奎背叛的情况下,依旧拿下了FIFA理事会委员一职。

2017年5月8日,张剑正式当选为FIFA理事会委员,中国足协取得历史性外交胜利

而这,也是为之后杜兆才在2019年当选FIFA理事、中国申办2023年亚洲杯,奠定了重要的政治基础。

2019年4月7日,杜兆才成功当选FIFA理事,继承了张剑在洲际领域的政治遗产,保住了中国足球在庙堂之上的话语权。

所以说,张吉龙退位的初衷是“以退为进”,只是不幸遇到了两大足联的政治斗争,以及不讲道义的韩国棒子,方才没能率先时间收获成果。但是此后张剑等足协团队辛勤而出色的外交活动,还是维护了中国足球的里子和面子。

抛开外交层面的出色表现,张剑在国字号经营上确实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从2017年开始足协权力被上层力量没收的客观原因。

相比于蔡振华时代向里皮大肆放权的理念,张剑主政时期,由于2018年1月的常州U23亚锦赛、3月的南宁中国杯和7月的雅加达亚运会——全部遭遇竞技上的惨败,使得里皮的权力被足协逐步回收。

但是由于足协(体育总局)摒弃里皮而制定的军事集中营和集训队政策(国脚送至恒大,卡纳瓦罗兼职国足),又在2019年中国杯上遭到了失败,这不但让高价请回里皮成为现实的无奈,更是让张剑本人在此次的人事洗牌中,成为了为国家队成绩背锅的那一个。

明升暗降的张剑和林晓华已经成为了中国足球的过去式,而即将履新的掌门人陈戌源,其剑指2022(兼顾2020奥运会)的指标,辅以杜兆才为首的外事铺路,配合恒大等集训队的联赛实战磨砺与里皮的卷土重来,加之以万达集团为代表的中国FIFA赞助矩阵——卡塔尔世界杯前路如何?尚实难料。

此外,有不少球迷揶揄陈戌源的上任,会不会对上海上港“有利”,这实在是隔空多虑的臆想。

首先,上位机关单位(足协虽属社团,但实际为党委率领下的职能机构),必然卸任国企率领;其次,莫言身居高位而自持的政治规矩,更是因业务重心投至国字号建设的现实。

换句话说,人家陈主席现在真没工夫管你上港的事了……所以上港球迷寄望“上面有人”or其他球迷“担忧不公”,真的不必。

对于陈戌源同志的观察,集中到具体施政就好,尤其对归化政策和留洋力度的把控、以及职业联盟的挂牌与运营,是外界首先聚焦观摩的要点。

莫问前路,君须一别。洋洋金波,抚念为安。不论是蔡振华还是张剑,受累九黑一红的国足战绩,或许也担当得起一份致敬——致敬每一位为绿茵场投身过、献力过、奋进过的人。

祝好,中国足球。

作者@欧洲金靴诗性依旧